标题: 淫荡表姐后续,哺乳期小姨妈的故事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501543
帖子 39468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2-6-23 09: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淫荡表姐后续,哺乳期小姨妈的故事

在上一篇写初恋女友的表姐的文章里,有些兄弟回复说很想看后续小姨妈的故事。可能是我把表姐的故事一下子写得淋漓尽致了,也不知道兄弟们是不是都满足,其实和表姐的故事还有不少。只是和开始的的激情不同,后面的故事开始夹着一些烦心事,不如最初的纯粹。

而既然大家对小姨妈的故事的兴趣,我就努力回忆(其实小姨妈的细节是比较模糊的),尽量还原给各位看官。
小姨妈的身份是比较特殊的,所以我用M代替。说起来,上天对我是真心不薄,我的前三个女人,初恋、表姐、小姨妈,都是同一家人,而且长得都不错,各有千秋。初恋小家碧玉、温柔贤惠(也挺反差),表姐美丽高挑、身材火辣,而小姨妈呢,怎么说呢,是那种端庄的温柔女人,长得跟初恋有点像,身材和样貌上有点类似,只是M的五官是那种给人一种端庄、精致的感觉。不过M相比她们两都胖一点,脸略显圆润,身高和初恋差不多,只是丰满一圈。

印象中,M和她们两的母亲,即M的姐妹不是亲生,也可能是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之类的,总之是上一辈重婚其实一方带过来的,所以现在我是不法断定她和初恋她两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M其实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只比表姐大两三岁左右吧,所以她们叫她也是直接叫名,并没有叫小姨什么的。M的外型条件在我们老家那是比较优秀的了,所以她一直的梦想都是嫁一个如意郎君。可惜天不随人愿,一直是被抛弃的人。最后不得以就挑了市里一个本地人嫁了。这个姨夫,称称N吧,是一个做工程的,没什么文化,不过家里也算条件不错,有地有房,就是普通但相对有钱的本地人。只是N的样貌我猜是很不上M的眼的了,身材肥大,文化不高而且特粗俗。

N的工程,有不少是跟我家老爷子拿的,所以我和初恋谈恋爱,这夫妻两是最热情拥戴的,经常叫我和初恋去他们家吃饭,当然,表姐有时候也一起。M是很温柔贤淑的女人,在家做全职太太。那会他们的女儿刚出生没多信,还在吃奶。说到喂奶,我至今不理解为什么哺乳期的女人特别不把外人当回事。第一次见M喂奶是大家吃完饭,女儿哭闹,M捞起衣服就喂,我当时还在场,一个涨得比木瓜还大的奶就在我眼前,黑黑的奶头,乳晕得有拳头那么大,乳房前一大圈全是乳晕,后面是雪白有奶子,黑、深红、雪白三层颜色强烈对比。我当时是非常尴尬的,装着若无其事别过脸去,初恋还笑我。之后的日子也见过不少次,小姨妈是全完不当回事。

有一段时间,具体记不清,大约是和女友闹得挺凶的那会,但还在一起住。有一次我要开车回老家,女友打电话说要稍带M一起,她和女儿要回外婆家(就是M的娘家),N没时间送。于是我到小区门口接了M母女,顺便叫了午饭,计划吃完饭休息一会就出发。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M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抱着有点小哭闹的女儿哄。小女儿是很可爱的,我也在一旁逗着。“是不是又饿了呀,小宝贝?妈妈马上喂啊……”我还没意识到要回避的时候,M很熟练地拉起衣服和奶罩,一只涨得圆鼓鼓的奶子弹出来,小娃儿熟练地就吸吮上了。我本来就靠得很近,连奶的味道都清晰可闻,近距离的感观冲击让我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只能若无其事假装逗两下,就坐回对面的沙发上。
“一定是看我们吃饭自己也饿了吧,喏喏……小宝贝……”M轻声地安抚小女儿,压根没把我当回事。我洋装看电视,可是视线总是被M的巨奶吸引过去。M的声音是很有磁性的而且温柔的,听着她喃喃细语,仿佛我也是一个被哄的宝贝,心情轻松惬愉悦。
“来,我们换一边吃……”说着M把小女儿调了个方向,拉起另一边的奶子吸。而这时原先那时奶子还挺在那儿,很大的奶头暗红肃立,上面还渗着白色的奶汁。
“帮我拿张纸巾……”M抬头看到我盯着她看,还堆笑道:“呵呵,怎么没看过人喂奶啊,看这么出神。”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转头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
“谁没见过啊,太小记不起来而已。”我如实道。M扑哧一笑,擦拭了一下就把那边的奶收下去了。
“是不是胀起来得很丑啊?”M完全不介意,也没有回避的意思。
“也没有了,怎么会胀这么大?”看着她雪白的胸脯,我问到。
“是啊,小M吃不完,胀得可痛了,你们男人不懂得这有多辛苦。”
小娃儿喝饱后就满足地睡着了,M把她放好在床上,走出来,感叹道:“真是累死我了。”
“你也休息一会吧。”
“我还有事情,你先帮我拿一个碗。”
我不明白她要干嘛,进厨房拿了个碗给她。她坐到饭桌上,拉起衣服挤奶。我看着一道道奶汁射进碗里,甭提多新鲜好奇了。
“你这碗估计装不完。”M一边挤一边说。
“这么厉害吗?为什么要挤出来?”
“刚不是说了吗,胀奶很痛的。”
“好浪费哦。”我见M也不介意,也就大方地看着她挤了。
“在家我都装起来,你要觉得浪费你等会喝呗。”
“大人也能喝吗?”
“怎么不能,N有时候喝,不过我的奶量太多,有时候也送人。待会不喝也得倒掉。”
看着M用力挤着奶头,心里痒痒的,真想帮她挤挤看。
“你别老盯着我啊,真是,看电视去,等会给你喝。”
“这样挤不痛吗?”我转过去看电视,可是忍不住又回过头问。
“还行,习惯了,被她咬才真的疼。”果然一碗装不完,M叫我再拿一个。
“你都挤完了小M待会饿了怎么办?”
“她喝这么饱,起码过两小时才饿,到那时我可能又胀了,而且我也不能全挤完啊。”
M把之前那碗递给我。我尝了一小口,浓浓的奶腥味,我原本并不喜欢喝奶,也谈不上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刺激。
“干嘛,不好喝啊?哈哈哈”
我盯着她的胸脯说:“不习惯……”
“那你赶紧习惯,以后就得帮莲儿了,嘿嘿……”
“我帮你吧,看得我手痒。”
“去去去,不害羞。你懂个什么呀……”M轻声道:“我正愁没人帮我按呢,你要是喜欢,一会帮我按摩。”
”好啊。“答应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知道M的意思是给奶子按摩,我也不知道原来哺乳期很容易结块然后女人会痛不欲生。M趟在沙发上,教我辅好毛巾,教我怎么在结块上轻轻的按摩。我的手抖着,仿佛这身下的女人是我的妻子。不得不说,我在侍候女人这事上也是挺有天赋的。很快就掌握了窍门,把M按得舒服受用。
”真想尝一下。“我轻轻揉其中一只奶头。
”你不是喝不习惯吗?“M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
”新鲜的哪能一样。“
M不接话,闭着眼晴享受。我把嘴递上去,含住了左边的奶头,真的好大,我轻轻吸吮,本来就充沛的奶汁一下子就进了我嘴里。M伸到抚摸我的头发。
”生完小孩,N从来没这样碰过我……“M有点幽怨的语气。
我突然意识到可能M生后从来没有过性生活,被我这样弄,会不会发情了。我停止了吸吮,改成转动舌尖舔她的奶头。很快,M的呻吟由短转长,从舒坦转成性感。她富有磁性的一声声”呃哦……“刺激着我,我把手伸到她下面,抚摸她的大腿。M没有反抗,我便伸到她的阴道,隔着裙子轻轻抚摸。M身子绷住,手掌压在我的手上,即不让我动,也不挪开。我承认经历了表姐后,我对女性是有点肆无忌惮了。我把手抽出来,引行从裤腰带伸进去。M手上的力气太小,腰带和内裤都是松的,我的手轻易地就略过阴毛,按在两片丰满的阴唇上。从手上传来的触感,我明显感受到M的阴部比初恋和表姐都肥厚多了。两片指间可寻的阴唇,我前后揉压着。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摸了好一会,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淫水直流,我心里就嘀咕,是不是哺乳期可能并没有性欲。
我看着微闭眼晴的M问:”是不是我弄得不舒服?“
现在回想,我已经忘了当时M具体的表情,总之她说:”舒服啊,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你没怎么湿。“
”你伸进去看看……“
于是我食指和无明指把阴唇撑开,中间慢慢挤进阴道,原来如此——里面其实已经一潭春水了。我就是这样的男人,经不起淫水的诱惑,我把中指抽出来,前半截手指顺出来的淫水,一下子就把阴道口弄湿了。我连同内裤一起把M的裙子脱下,看到浓密的阴毛,还有一个肥大的蝴蝶逼。我把M的腿分开,嘴巴凑上去。
M用手抵着我的头,叫:”不要!“可是她的力气之小,我都不需要用力,直接就舔上去了。M的阴道几本没有味道,哪怕骚的味道都极淡。淫水稠而且丝滑,没有很多,但是阴唇真的大,我可以把整一片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来回扫。
M呻吟不断,带点低吼,我看两个人都有点受不了,脱下裤子把硬如铁器的鸡巴插进去,一如预期中的宽松,但是也不至于松到影响感受。肥厚的阴道壁同样带来很好的包裹性,只是任凭怎么用力,你无法感受到很大的阻力。当然,这样的逼也有好处,就是很轻易就能控制射精的冲动。
”哦……啊……怎么这么硬?“M睁开眼睛,语气诱人又不失温柔,像是轻责,也像是赞美。
我那时候想起表姐的一段对话,大意是她对普通的毛片都没兴趣,非得重口味的才行。我问她什么是重口味,她说像群交、兽交、操孕妇之类的。我看着身下这个漂亮的哺乳少妇,把她的衣服脱掉,露出两个又黑又大的奶,随着我的抽插晃动着,想象着她就如同一个怀孕的骚货,下面就努力插个不停。
M慢慢的,越来越激动,叫得越来越激烈,然后问我:”从后面好不好?“
我求知不得,M主动变换姿势,半张开腿扶着靠背趴在沙发上,等着我从后面操进去。肥大的阴道口还张开着,轻轻一送就进去了。感觉后入的时候阴道里面更宽,但是往前顶却能顶到一块东西,有明显的阻力。而每顶一下,M都近乎带哭的叫着。果然每个女人最敏感的体位和地方都不同啊。
就这样一下一下地顶了一分来钟,M就高潮了,像哭一样的呻吟,”啊…啊…啊……“
我放弃忍耐,扶着M的大屁股快速冲刺,最后还忘不了问:”射里面吗?“
M沉浸在高潮中压根不回我,整个人松跨跨地趴在沙发上。于是我再快速插几下,不管不顾地把精液射进去。
事后我看着M脸带泪痕,担心地问:”对不起,是不是我太过分了?“
M没有回答,抱着我的头,哽咽起来。
”舒服吗?“我把她抱住。
M点头,带哭道:“我去陪小M睡一会。”
老实说,若不是因为那会正跟初恋闹不开心,看着这么贤淑端庄的女人,我多少是有愧疚的。M收拾好穿上衣服,进房间陪小娃娃睡着,我并不敢也不好意思跟进去。我趟在沙发上,想着这一脉同源的三个女人,都跟我在同一个地方颠龙倒凤,各有风姿,真是如梦如幻。想着女友的温婉和”不忠“,心里即不舍又不平。年轻浮躁的心,哪里能意识到,这些艳福,全是拜女友所赐。M自有一股威严,如果不是她主动,后来我的确再不敢跟她求性爱。而M也有意识的避开与我单独的亲密接触,就算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抱一下她,她都委婉地而且温柔地示达拒绝,M很懂得表现合适的尺度。M曾经语重心长地叮嘱我和莲儿好好过,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可她哪里知道,我们忆经快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而基于这层很秘密而深入的关系,从那以后N托我找老爷子办事,我都出于本心地乖乖帮忙,哪怕后来和初恋已经彻底分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7-2 00:24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