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倩人倩语 雨夜之约——西安城事4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501543
帖子 39468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2-6-22 08: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倩人倩语 雨夜之约——西安城事4

西安是一座旅游城市,初到这里,就被诸多豪华酒店和穿梭不停的旅游场景震撼了。六百年汉唐给这座城市留下了许多的宝贵财富。如果说唐唐是工作给的馈赠,那么倩倩就是精准的一次狩猎。
  有位哲人说过:城市里每一个男人都是猎人;每一个女人都是陷阱。事后我才醒悟,这句话就是为我和倩倩的关系量身定做的。
  因为经常参与系统内的招投标,有时候一个月多达十次,我们就在互助路的某酒店长期协议,所以有事情的时候住店,没事的时候就经常去吃吃喝喝。那段时间正好是一段草长莺飞的时候,有时候推杯换盏醉了,自然就会碰到殷勤等待的礼宾部姑娘——她们期待着下次的预定可以从她们的电话里发出—— 自从唐唐之后,其实对这些献媚已经有些麻木,男人嘛,除了拔吊无情,对于这些已经看明白的游戏玩法也是很快厌倦。 也可能是对于送到嘴边的肉毫无感觉吧,某天喝高了在停车场恍惚,看到穿着酒店制服的两个姑娘结伴而行有说有笑从我面前走过,手里还拎着些水果;也许是精虫上脑也许是猥琐作祟,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远远的尾随着她们从地下停车场弯弯绕绕的走到酒店的员工通道——那种感觉怎么说呢,晚上路灯影影绰绰,两个背影相似的制服姑娘同频的走在面前,曼妙的曲线自不必说,那种青春的气息隔着十数米都能充斥鼻腔。—— 后来和她们主管混熟了才知道,两个姑娘都97年的,一个叫倩倩;另一个名字里有个雪。
  也可能是运气好,自从那次悄然尾随之后,无论从停车场还是大堂进酒店,经常能遇到雪或者倩倩,当然,也肯能是我开始注意了吧。有时候是雪在帮客人办入住,有时候是倩倩在大堂吧帮客人拿水单;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每次遇到,俩姑娘都会颔首微笑喊一声:F先生。 本来这也是酒店礼仪,正常不过,但是男人啊,一旦留意了发春了,那个种子就生根发芽了。
  除了日常问候,最先出击的竟然是雪。她看到我经常消费(虽然是公款)就经常找些什么开房任务没完成之类的借口,虽然一一满足,但是这种比唐唐手段低了很多的方式,还是让我有些下头。 后来有段时间常出差,就没怎么去酒店,倒是很意外收到两个姑娘的问候,虽然明面上聊的是好久没看到我,但是潜台词中,任务和私人部分各占多少比例,我也还是有个清醒不上头的分寸。 正好也是出差时间多,能看出来两个人并没串通,虽是闺蜜也是人心隔肚皮吧。  所以这种精神上的左拥右抱的感觉虽然猥琐,但是确实很过瘾。
  这俩姑娘皮肤白皙,全身上下都是胶原蛋白,除此之外,大脑空空,就是男人所谓的:清纯可人吧。 虽然段位不高,但是配两个小丫头玩耍的心情还是有的。正当我们行程从兰州西宁即将返回西安的路上,雪儿冷不丁一条微信给我拉了皮条:倩倩失恋了,而且过程颇为狗血。(我知道你们没兴趣,所以就略过)  反正结果就是,买了一套名牌护肤品作为礼品,我约了倩倩说来安慰她。那天晚上在酒店的停车场,听她声泪俱下地的哭诉了一个多小时,礼貌的送她回家结束。
  从那一晚之后,关系当然如我所料地更进一步,可以经常约出来见面,但是却没什么更进一步的事情。倒是雪经常得寸进尺,甚至有时候她们聚会——倩倩也在——居然喊我去结账,尤其是有时候雪会喝的有点醉,结了帐还得送这个麦霸回家。 当然这也就成了跟倩倩吐槽的谈资,毕竟这才是主要目标,说清楚好一些。而每次倩倩也会很体贴地开导我,说一些话算是给她俩一同解围。
  正是这些铺垫和小丫头们的小心思的逐一满足,让我一窥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也逐渐靠近了她们的床。 很快,雪闯了祸,不仅工作岌岌可危被客户投诉,自己的身体也出了一些状况,也逐渐不怎么和我对话了,很多细节都是倩倩告诉我的。后来我们一起去医院看雪,明显觉得没了闺蜜的倩倩工作也是艰难了许多,尤其是在酒店这种鱼龙混杂之地,各种土豪伪君子都有,经常让她们这些小丫头很为难,甚至不乏用钱直接说话的。听他们抱怨这些,我已经有些心有沧桑了。但是言谈举止之间,雪似乎已经默认了我是倩倩的男友,总是把我俩联系在一起,我也是苦笑而已。可能也是受医院的气氛感染,出了医院的俩人都不是太高兴,一路上开车我也没说太多话,虽然雪病的不重,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但是年纪轻轻就内脏出了问题,也是令人唏嘘。
  就这么走着聊着,到了倩倩家楼下,才发现姑娘已经泪眼婆娑哭过一次了,我也没多说什么,也理解这种触及到心里柔软部分的一时悲伤,可能和林黛玉同理吧。寒暄两句,我也就开车走人,本来这种事情就有些浪费时间,往返几乎绕着西安一圈,我也是着实疲惫。 本想着文火慢炖,也和小姑娘培养了好感,这个泡妞的过程还是挺舒服的。 补了个午觉,果然倩倩的信息就来了,稀里糊涂说了很多,看来是负面情绪又抑制不住了。 多说无益,我们就约了在曲江池见面,收拾好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下雨了。
  开车路上,我也在纳闷,这下着雨还怎么散步闲逛,俗称泡汤?但还是接到了倩倩,意外的是她穿了一身极不搭配的衣服:下身是酒店的窄裙,上衣是一件无领T恤。 年轻肉体的好身材一览无余,虽不硕大但绝对挺拔的乳房清晰可见。上了车觉得他的情绪还是有些好转的。 很快摆了车,就在步道去走走,小雨朦胧,到没什么稀奇的,细细碎碎她的话多一些。 从一个小坡上下来,没有路灯,很黑,我走在前面,很自然就握住了她的手,牵引着她往下走,大概走了一半,就要走到下面的小马路上的时候,倩倩停了下来,大概落后了两个台阶,自然的,我也回头推上去了一步,黑夜里看她又有泪花闪动,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一把揽进怀里,说起了情话和安慰。这一拥抱算是彻底让她放下了防备,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瘫软了下来,伏在肩膀,略带抽动的呼吸,诉说着她的紧张和松弛。女人或许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动物吧,内心明明很紧张,身体却完全依托在了对方的身上;手掌紧紧抓着衣服,胸脯却紧紧贴在对方的怀里。任凭我怎么安慰,倩倩总咿咿呀呀的嗯嗯哦哦,像极了疲惫和困意袭来的状态。
  站了一会儿,有些累,雨滴也滴滴答答的落个不停。身上的衣服有些湿了,三言两语,我们就往车上走去,唯一和来的不同的是,她紧紧依偎在我的胳膊上,亦步亦趋的走在我身旁。 拉着她直接坐进后座,不由分说地吻她,显然倩倩被这个额外剧情弄蒙了,但是片刻之后,也还是接受了这种侵略。两只手勉强撑着座位,嘴唇和舌头被我肆意的搜刮着;就这么兽性的片刻,我以为她毫无兴趣,甚至让我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怀疑,却听到倩倩弱弱的说了句:我的敏感带是脖子和下面。—— 此时此刻,很理解德古拉男爵为何会如此钟爱脖子上的动脉了,一吻开门,当舌头和嘴唇触碰到倩倩的脖子,顺着皮肤的脉络来来回回的扫动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她喉咙深处的阵阵呻吟喘息,随着舔舐的进行,倩倩甚至扬起了脖子,把颈部完美的伸展给我的血盆大口肆意妄为,待宰羔羊,引颈就戮也不为过。车里的空气渐渐升高,燥热代替了冷雨,喘息代替了呼吸,如同那部叫做人间中毒的电影,此时此刻后座上的两个人已经如沸腾的开水,咕咕冒泡。扯掉那件碍事的T恤,蕾丝的胸罩很单薄,小巧的桃子一样的奶子和粉红的乳头已经翘首以待。 接下来就是不停的接吻,吮吸,乳头来来回回。少女的好处就是每次接触都会得到激烈却轻微的身体颤抖,那个频率和幅度,总是那么的青涩又熟悉,陌生又往复。
  如果不是为了深入探究桃花源,还真是舍不得剥开这灰色的窄裙。侧边的拉锁又小又紧,像是女孩最后迫不及待的矜持;倩倩轻轻侧过身子,帮我拉下拉链,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一双玉腿终于露了出来。却不慌着去蹂躏这条修长的女人之美,紧攥着的她的小手,放进我的裆下,那里热的快要爆炸,手把手教她帮我宽衣解带,释放身体最突出的长处出来享受自由;虽然丝袜的手感着实一般,但是被释放的那一瞬间,车内空气瞬间充斥了淫靡的气息;手上不停的摸索着她的身体,嘴唇在她的喉管间清晰地感受到了女孩子紧张而又兴奋的吞咽动作,轻轻用舌尖挑动,她都会激起一身涟漪。引导她的小手帮我套弄着那根小怪物,帮她褪下丝袜,已是摸到了棉质内裤的花纹,似乎是只兔子,在她耳边轻声笑她幼稚,却被骂了一句大色狼;当然,没这么容易放过她;她却很顺从的让我脱掉了她身上最后的遮羞布,黑夜中车窗投进路灯的窥探,当我坐直身体细细端详白皙的肉身的时候,她轻轻地在座椅上蜷缩了起来,把脸扭到了另一边去。 顺着涂了美甲的脚趾,摩挲着有些稀疏体毛的小腿,还是有些迫不及待的用手指点在了水帘洞的门口,想看看刚才的工作是不是卓有成效——嘿,我的小乖乖,那一股水已经满溢出来,甚至可以涂满菊花。用两根指头沾了一些,也顾不得她的轻叫,就画着圆圈涂抹在了她的菊花上,那一瞬间女孩的两腿绷紧,死死夹住了我的手,好像还顺带踹到了我;那一抹娇羞真是胜却人间无数。但是已经抵在了洞口的魔爪,怎么会善罢甘休,当然是手掌揉搓着阴道,手指按摩着菊花;很快在一通花枝乱颤下,她就投降了,变成了在座椅上的侧卧。折着身子确实不舒服,我就挺起身来想把力气都用在手上,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奶子,也是惬意;低头一看,已经勃起的小恶魔却已经离她的脸很近很近;她还在闭着眼娇喘,却应该比我先注意到那个粗物吧?抬起腿,很容易就递进到了她的嘴边,此时我半是跪姿,她躺在那里别无选择;帮她撩起头发,她就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似乎是哀求,似乎是躲避,但是当她看到我决绝地靠近和坚硬的挺进,犹疑只是那一秒钟,是不是还要把矜持装下去呢? 答案是不,刺破那一层轻微的面子,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一股炽热的暖流包裹,就顶开了那一排皓齿,迎面撞上了她的舌头和缠绵。
  正所谓,何处寻得美人归?手上琵琶胯下追。只要手指弹拨,胯下自然传来阵阵舌尖;乱弹琴,吮吮吸;深深处,娇娇吟;深深浅浅指尖揉搓,吞吞吐吐佳人呻吟;手掌拂过青草地,舌尖漫过金枪挺;自深深处,听倩倩吟。有时呜咽有时轻啼,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不得不说,年轻女孩子的水虽然不多,但是那种粘稠和清凉就像是一汪溪水,潺潺绵绵,流连忘返。那个过程中虽然没分神,但还是能深刻体会到倩倩全然不同与晓云和陈姐的身体特质。自古常言道,男人的好色都差不多,女人的体态却万般风情各有不同。古人诚不欺我。 玩弄的时间好像很久,已经觉得胯下的这个丫头已经迷离,几乎已经在靠着本能的吮吸我的身体——当我示意她这个环节结束,把她从胯下释放出来,透着昏暗的光线,我清晰看到了口水裹满了拉出的一丝丝水线——实话讲,已经很久没被人这么用心的口过了。
  车内空间确实小了些,只能让小丫头坐上来。也可能是车里闷得久了有些缺氧,但是刺入倩倩身体的瞬间,就仿佛开始了一场梦境;小丫头不但紧紧的箍着我的小恶魔,还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和我接吻;她完全不会车震,却用身体本能地抖动给了我最大的刺激和撩拨;随着我腰部每一次挺进,她的身体也报以最深处的颤栗和回应;那种感觉加上车内稀薄的空气,确实谈不上什么快感,但是融为一体的梦境,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如果说和陈姐的午间车震是一日三餐的一部分的话,那么那一晚和倩倩的车震就是黯然销魂级别的宵夜,带着强烈的“虽胖三斤吾往矣”的决绝快感。另外需要说的是:没错,我们没带套。  再刺入倩倩身体的时候,她曾用一阵躲避和言语提醒我去拿扶手箱里的杜蕾斯,已经意乱情迷的男人回报她更深的刺入和一阵冲刺蛮横的用快感冲毁了她的最后一丝理智。 当然,这也有违我的习惯,陈姐晓云和唐唐,都在缠绵之时说过不要带套,甚至要摘掉,但我坚持要戴;偏偏这一晚,也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脑袋里唯一的选择就是冲刺到最深处。那个肉穴的构造,就像是一种诱惑,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和触感,一个词形容:不可自拔。
  随着我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倩倩情不自禁的种了很多个草莓在我身上,也能感觉到她越来越紧张和不知所措,那些瞬间我都没注意这许多细节,只顾着冲刺和快感,紧紧抓着骑在身上这个丫头的臀肉,一次次的抛起落下,一次次的一杆入底;终于当她觉得今晚这场合唱即将来到高潮的时候,她想到了解脱的办法,她硬是让我停下来,停止冲刺,用她颤抖的声音和大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比印象深刻和激动的话:大叔,请你射我嘴里,好嘛?
一句真的顶一万句。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7-1 23:00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